首頁 新聞中心 快報

南充紀行——一個年輕記者的行與思

2020-01-11 10:02 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小伙子,第一次來南充,是不是美得很呀?”鄰座的四川老記者手指窗外,笑呵呵地問我。

順著大巴車的一側向外看去,寬闊的嘉陵江鋪展在我們眼前。在江面泛起的薄霧后面,靜立著一組別致的建筑:它們青磚白瓦,高低勻稱,沿著江水緊實地擁在一起,看起來不顯絲毫的錯亂,仿佛一位治家有方的女主人,于含蓄間打理好了一切。

“這就是咱們的第一站,”前輩繼續向我介紹,此次全國主流媒體齊聚南充,“要采就采點物華天寶嘛!”

望著逐漸清晰的屋宇,我憶起名記梁衡的一篇隨想,文中把美的內容分為三類:自然美、社會美、藝術美,他筆下的晉祠便是兼具了三者的綜合之美。他還提示我們,山水風物僅是外美,文化意涵乃是內秀,“是更深一層”。

如果說“名勝所在貴乎心得”,那么在接下來的采訪,身為記者要做的就是敞開發現美的心房。無論自然、社會、藝術,秉時代之弓,持文化之箭,縱觀南充之美,皆在我等彀中。

20200110045534108

 

古城

“不忘本來才能開辟未來,善于繼承才能更好創新。”

閬中的特點匯聚到一個字——“古”。

登上蘇軾題匾的中天樓,全城的市井風貌盡收眼底:一棟棟古宅頂著清一色的灰色小青瓦,房貼房,脊連脊,好似一盤即將收官的棋局,黑黑白白鋪滿了臺面;屋頂大多是單檐歇山頂,簡潔地省去了四條垂脊,只留一條瓦片疊成的正脊和兩個坡面;一些稍高的房屋露出了內部的穿斗式結構,幾根等距的深色細柱直達屋頂,把潔白的粉墻分出了網格。

這些古樸的民居讓我想起某篇小說里的女主人公,她過著清貧的日子,卻將家里的舊床單洗得泛白,鋪得平齊,令前來的客人暗自欽佩。閬中古城其實并不寬敞,建筑也鮮有華麗的裝飾,可街巷井然有序,房屋齊整有致;最重要的,是把“唐宋格局、明清風貌”保存得完好如初,不染現代修繕痕跡。德國哲學家本雅明略帶幽怨地認為,機械復制時代的到來剝奪了藝術品獨一無二的本真性,使其淪為世俗化的大眾商品,若他能來閬中,定會驚嘆這小巧的古城中仍有他所懷念的藝術“靈韻”。個中奧妙,或許見于當地市委市政府斥資2億多元實施二次保護時的原則——保證原真,留住舊樣。

20200110045622108

 

半天的時間里,我們在古城先后尋訪了張飛廟、川北道署等核心景點,參觀了風水博物館、絲綢文化館等特色展館。一扇扇厚重的雙扉木門背后藏龍臥虎,千年積淀的文化意蘊足以為外人道也。在四川貢院,我們不僅看到了作為“狀元之鄉”的閬中一隅所承載的歷史重量,還通過五大部分、28個展館、1000多件實物把握了清代全國的科舉形勢,對科舉制度本身有了全面、深入的了解。“中國最后一名狀元”劉春霖的試卷,“唯一一名女狀元”傅善祥的畫像,唐宋“兄弟狀元”的銅雕......這些曾出現在教科書上的人物如今都在這一時空鮮活起來。景點還別出心裁地設計了“秀才趕考”表演和“游客趕考”體驗,將嚴謹的史實生動有趣地呈現在我們面前。

我想起一句俗語:樹挪死,人挪活。我們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就是要死守文脈之樹,盤活當今之人,既要傳得完整,又要傳出新意。正如習總書記講的那樣,要“系統梳理傳統文化資源,讓收藏在博物館里的文物、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

閬中的“活”,還體現在一臺引人入勝的演出。

每晚八點,在與古城隔江相望的南津關古鎮,一場名為《閬苑仙境》的大型實景演出準時與游人見面。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里,13個歌舞節目先后向大家展示著桑蠶養殖、川北皮影、太極武術、川劇變臉等地域民俗文化,其中的舞蹈《亮花鞋》還曾于2018年登上央視春晚,為全國人民的年夜飯添上一盤南充風味的文化佳肴。

最特別的,是整場演出都在“活動變人形”。沿著曲折起伏的街道,舞臺是一步一景,觀眾們且行且看。在重現當地文化遺產制作過程的《閬苑非遺》節目里,演員們還會來到觀眾之間,端出張飛牛肉、川北涼粉等地道的特產供大家品嘗。這很像發軔于英國的“浸沒式戲劇”,不是正襟危坐在劇院座位,而是強調觀眾的互動與體驗。國內也上演過此類劇目,但因觀眾人數受限、制作成本高昂、劇本內容復雜等原因仍然囿于小眾,動輒上千的票價使其無法“飛入尋常百姓家”。而在南津關,摩肩接踵的游人緩步在古雅的小鎮,自在地掏出手機記錄下一幕幕動人的演出。這里的觀眾不會因欣賞藝術而有任何拘謹,只有目不轉睛的專注和洋溢著喜氣的笑臉。我忽然明白,“文藝創作方法有百條千條,最根本的方法是扎根人民。”閬中誠如斯言。

從“文化”這座富礦里,運出的不只是精神食糧。據統計,2018年閬中市(縣級)接待游客共計1207.7萬人次,實現旅游綜合收入133.6億元,整個南充市達到了5736.5萬人次和779.07億元。文旅融合,充分實現了文化的經濟價值。近年來,南充在黨中央、國務院關于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和發展全域旅游戰略的指引下,按照“以文促旅,以旅彰文,和合共生”的工作思路,大力推動文化旅游的深度融合和高質量發展。到2022年,文旅產業將成為全市經濟的核心支柱和增進人民福祉的重大民生工程。

“這么晚還沒打烊,太辛苦啦。”夜色已深,看完演出的我和鎮子里一家商鋪的老板閑談起來。

“哪有!你們來的人越多,我們越高興嘛。不打烊才好呢!”他一邊用電腦開列著長長的補貨清單,一邊熱情地向我說道。

車子沿著來時的大橋駛出閬中。我回望安靜的嘉陵江水,心想它那忙了一天的女主人也要甜美地睡去了。

田園

“鄉村振興既要塑形,也要鑄魂。”

見過南部縣純陽山村的第一書記魏小潔,記者團疑云四起。

早在來的路上,我們已“未見其村,先聞其聲”——這聲,就是干鄉村振興工作的好名聲。可一進村,魏書記先不亮“生態建設”和“產業發展”兩把利器,而是直接領我們到了一個展館門口,還畢恭畢敬地請出一位古稀老人做講解。這是為什么?

20200110045741916

 

原來,這展館叫“農耕文化體驗園”,老人文忠全是當地頗有名望的開蒙先生,平日好讀詩書,卻堅持務農為業。在他的引導下,我們先后穿過了《潤物無聲》、《歸園田居》、《麻衣素錦》、《秋收冬藏》、《深耕細作》、《匠心獨具》、《裊裊炊煙》七個主題展區,通過百余件展品、圖文和場景再現,川北農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在這里集中操練起來。展品里有許多農具,它們神奇的工作原理讓我們幾位不諳農事的年輕人大開眼界。

一圈講下來,老人家已是氣喘吁吁,可他還是像送別親戚一樣陪我們離開體驗園,高亢的嗓音似乎表示想再聊一會兒。

“爺爺,早就聽說村子現在建設得好,為什么一上來先帶我們看這展館呢?”我問出了心中的不解。

爺爺莞爾一笑,思索片刻后指向前方湖面上的大片荷葉:“這綠油油的家伙真是美,但那館里的文化才是我們水下的根吶!”

我如夢初醒,對于早已不愁“面子”的純陽山村,“里子”才是更重要的東西。

漫步在八爾湖畔的村道,我總是聯想起《桃花源記》:步道兩側“芳草鮮美,落英繽紛”,置身其中傳來陣陣花香;“土地平曠,屋舍儼然”說的是村子推平了田埂,小田變大,農房翻新,像一個個星座羅列在道旁;寬敞平整的道路在村內延伸,串聯起入戶小道和生產便道,編織出“阡陌交通,雞犬相聞”的通達;村里有齊全的基礎設施和熱鬧的活動廣場,屬實是“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

“只要你夠好,人們就會來。”這是北京一位劇場總監曾接受我采訪時的自信之談,他的劇場偏處京西,卻因經營有方而人流不斷。這話也適用于純陽山村。南部縣周邊和許多慕名而來的外地游人都因這田園美景流連忘返,當地鄉村旅游產業已然初具規模。

“就會來”的人不僅僅是外人,還有心懷鄉愁的自家人。村民汪學兵過去在外務工收入頗豐,2017年果斷回鄉辦起了農家樂。他自信地告訴記者,加上在村產業園的工作“一年收入10萬不在話下”。村里得知很多村民有意此業,專門請縣就業局到村免費組織了農家樂經營管理培訓班,于是有了我們眼前“農區變景區、農房變客房、農產品變商品”的熱鬧景象。

2018年,南充全市鄉村旅游接待游客2067.58萬人次,21個景區創收100.59億元。農旅結合作為“產業扶貧一批”的重要組成部分,有效帶動了農民就業增收和產業脫貧。吸引很多像汪學兵一樣的村民返鄉創業就業,也在很大程度上解決了土地荒廢、空心村、“三留守”等問題。用八爾湖鎮黨委書記梁先輝的話,“我們的顏值真的是能擔當的。”

顏值絕不只是天生麗質,后天的用心保養才是秘訣。純陽山村之所以能靠俊美的田園風光助力整張振興藍圖,基于的正是那份“要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的心意。他們把改善生態和人居環境放在首位,堅守“自然、生態、親水”原則,不搞大拆大建,力求呈現原汁原味的川北民風,方有這片山水林田湖草一應俱全的桃源。

駛離純陽山村,車子再次經過農耕文化體驗園。我隱約找到了館內與館外的共通之處:

所謂農耕文化,說到底就是我們對于腳下土地的深厚情懷。無論大城市里的繁華景象多么吸引人,無論經營好一方水土要耗費多大心力,只要能把家鄉建設得美麗動人、在故土上取得收獲,“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總歸是溫馨幸福的。

作為記者,我們常常要求自己“沾泥土,帶露珠,冒熱氣”,就是因為這泥土上寄托著老百姓最本真的情愫,也是我們中華文明綿延至今的根基所在。美麗中國的故事,有一句詩早已講到了我們的心坎里: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20200110050112308

 

榮光

“崇尚英雄才會產生英雄,爭做英雄才能英雄輩出。”

“他的腰板稍稍前傾,腳步像打氣筒一樣向前移動。他就是用這樣的步伐踏破了中國幾千萬英里的大道和小路。”

這是美國記者史沫特萊1937年對朱德的天才描述,后者時任中國紅軍總司令。在傳記《偉大的道路》里,史沫特萊通過無數次的觀察和對談,向我們展示了朱老總金戈鐵馬的偉岸,以及那“走到農民全家中間,拍拍孩子的腦袋,又從母親的手里接過嬰兒高高舉起和嬰兒一齊笑起來”的純樸性情。

儀隴縣的朱德故里景區,則是另一本“3D全息”的名人傳。景區以朱德同志故居紀念館、朱德故居、朱德誕生地為主體,融合了周邊地區的人文資源,如同一幅巨型拼圖收羅著有關偉人的一切。

在朱德同志故居紀念館,數不清的照片、實物、文獻、視頻、雕塑穿插在精美還原的歷史場景。我們像是一群兩眼發直的老饕,恨不得把九個部分、32個單元的豐富內容一股腦吞進肚里。講解員還為我們補充著展品背后的故事:館內最大的一幅油畫《井岡山會師》是著名畫家何孔德的作品,描繪了兩位巨人攜手革命的歷史畫面。毛主席對此十分重視,專門理了發,換了新軍裝,還借來一把駁殼槍挎在身上。極少佩槍的主席幽默地調侃:“挎上盒子槍,師長見軍長!(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二師師長見南昌起義軍第九軍代軍長)”畫中朱老總一襲黑色戎裝,笑容可掬地走在主席身畔,我再次想起史沫特萊的字句:“在他剛強的外表里,蘊藏著極度的謙恭。”

如果說王侯將相確有種乎,那“種”常常包含著從小醉心讀書。在朱德故居,我走進了他兒時的臥室——一間在父母臥室上面、黑得幾乎看不到陽光的矮木樓。在書桌貼靠的墻壁上,有一眼半米見方的窗洞,這是小朱德為了節省燈油、延長看書時間而親手鑿出來的。同樣的熱忱發生在另一位小他七歲的少年身上:在湖南韶山的田間,由于過分專注的閱讀,那個孩子放的牛把鄰居家的菜給吃了。面對父親的指責,他用日后響徹世界的底氣朗聲宣告:“活我要照常干,書也要照常讀!”

景區內的丁氏莊園,是川北地區保存最完好的一處客家莊園,于2013年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整個建筑中西合璧、規模宏大,院內門庭對稱、雕梁畫棟、結構巧妙,滿足了不少游人的雅興。

然而從朱德一出生,他家就在給一擁有60戶佃農的丁姓地主打短工,后者正是丁氏莊園主人的同門宗親。游人們快樂地圍在莊園內的魚池邊拍照,而在小朱德黑暗的童年里,和弟弟釣魚只能偷偷去,因為河里所有的魚,甚至朱家地里池塘中的魚,都是丁家地主的,他們派人來打撈,朱家只敢默不作聲地看著。這位人稱“閻王”的地主,用無止境的加租、又臟又黑的鹽巴、全額繳費卻只許朱德上半天課的家塾給他上了最好的啟蒙課——“農民們就在宿命的絕望中接受了這種封建傳統。他們看不到出路。”“閻王”的宅院歷經土改和文革如今已不見了蹤影,丁氏莊園因在解放后充作糧倉的緣故得以幸存至今,并于2007年接受市、縣文化部門規劃的全面維修,還原了豪華舊貌。丁家地主一定不會想到,如今這里每晚上演著《朱德的扁擔》、《十送紅軍》、川北大木偶,為當地百姓和游人帶來熱鬧的文藝表演。莊園屬于了人民。

在景區里,我遇到一位身著紅軍軍裝的四川大叔。他欣喜地告訴我,這是他第三次來朱德故里,2016年擴建升級為國家5A級旅游景區后,這里的文化內涵更加飽滿,讓他這樣為“紅”而來的游客“勾起了更多情懷”。我還看到一些集體參觀的小學生,他們是到景區今年新打造的國防教育園學習科普知識,對國家安全國防建設做基礎性了解。

紅色文化,是南充極其看重的一張名片。這不僅是從旅游產業的角度考量其經濟價值,更重要的,是對珍貴的紅色文化資源進行完整保存與合理開發,弘揚革命傳統和民族精神,更好地延續我們身上的紅色基因。南充市委市政府深知,講好紅色故事,無論對文化傳承還是意識形態工作都有著不可估量的意義。儀隴縣作為當地紅色文化中心,僅2018年就受到350萬人次的尋訪,成為愛國愛黨主題教育的重要基地。

9月29日,在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上,習總書記以國之名禮贊英雄模范,并以他們忠誠、執著、樸實的品格激勵我們——偉大出自平凡,平凡造就偉大。在儀隴,回味開國元帥的英雄一生,我的心里涌起某種熱乎乎的東西:

做一名和平年代的記者,或許很難像史沫特萊那樣穿梭在歷史前線,擁有波瀾壯闊的職業生涯,但我們的視線要看到那些正在締造英雄、鑄就明日歷史的點滴平凡。為時代鼓與呼,為人民立碑傳,只要能堅守這份初心,平凡的工作一樣富有意義。

走出朱德故里,我腦中浮現起“打氣筒般”的步伐。英雄曾邁著扎實的腳步踏出飽經折磨的故土,如今的我們必須銘記那份扎實,以守護這來之不易的安寧......

“從昔遨游盛兩川,充城人物自駢闐。萬家燈火春風陌,十里綺羅明月天。”

短短幾天,南充的自然、社會、藝術之美展現得淋漓盡致,而她的文化內涵也深深感染著我們,像一股清瑩的江水滋潤我們的心田。

南充,愿你永葆盛世的寧靜,為你守護的人們迎來美好如斯的明天。(文/燕騰)

轉自:中國產業經濟信息網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美女任你摸-美女禁区-美女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