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中心 快報

圖片侵權賠償金額偏低 版權保護現狀不容樂觀

2020-01-11 15:44 法制日報

圖片侵權賠償金額偏低版權保護現狀不容樂觀

打好“組合拳”切實保護知識產權

1月6日,全國知識產權局局長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對2020年重點工作進行部署,主要包括加快制定知識產權強國戰略綱要、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持續推進知識產權審查提質增效等七大重點任務。

針對強化知識產權保護,會議提出,高標準落實《關于強化知識產權保護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加快構建大保護工作格局,健全執法保護業務指導體系,加強保護能力建設,做好地理標志和官方標志的保護工作。

《意見》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于2019年11月印發,對我國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作出全面部署。隨著一系列創新舉措的落地實施,我國知識產權保護能力和保護水平進一步全面提升,但仍存在侵權賠償標準低等問題。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認為,這個問題在圖片行業尤其凸顯,近年來中國圖片市場發展迅猛,但圖片侵權、販售盜版圖片等亂象橫生,維權成本高、判決賠償額低等問題亟須引起重視。

盜版圖片日益猖獗

亟須提高侵權成本

《法制日報》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以“攝影圖片”“著作權”為關鍵詞搜索發現,僅2019年就有近300個侵犯著作權判例。其中以上海包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韓眾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韓眾公司)、上海品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我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相關訴訟較多,上述幾家公司涉案10多起。

以韓眾公司為例,該公司涉及與北京全景視覺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與北京美好景象圖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美好景象)的圖片著作權相關糾紛。

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公開信息,2005年9月20日,美好景象與攝影師路毅簽署《委托攝影作品創作說明》,確認編號為BV-0038的攝影作品為美好景象委托路毅拍攝,拍攝日期為2016年3月3日,著作權歸美好景象所有。該作品登載在美好景象域名為liestock.com的網站上,網站下方有“美好景象公司對于本網站所有圖片擁有著作權及其他相關權利,未經許可任何人不得使用”的聲明。

而在韓眾公司運營的域名為699pic.com的攝圖網上,分別輸入“傳統文化”“傳統教育”“中國風”作為關鍵詞進行搜索,可以找到多幅相關圖片,系對涉案攝影作品創意合成后形成的圖片。付費后可以下載高清圖,在展示圖片的同時,攝圖網還展示了涉案10幅圖片對應的作品登記證書,作者均為個人,著作權人為韓眾公司。美好景象就上述網站的登錄、搜索、瀏覽過程進行了證據保全公證,韓眾公司未提交證據證明其使用涉案攝影作品獲得授權。最終,法院判決韓眾公司賠償美好景象25000元及合理費用2000元。

此外,視覺(中國)文化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相關人士對《法制日報》記者稱,該公司于2018年9月在網絡圖片監測時發現,“千圖網”“攝圖網”上存在大量視覺中國公司代理的全球商業圖片庫Getty Images公司的圖片,上述網站在線圖片中侵權數量高達數萬張,由于盜版侵權數量巨大,該公司已向公安機關報案。

2019年12月24日,《法制日報》記者就上述問題致電相關公安機關獲悉,上述網站侵權事件已正式立案。

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不少盜版圖片網站規避風險的主要操作方式有以下幾種:批量注冊馬甲賬號,偽裝成攝影師或設計師上傳圖片,實則自主運營,以規避平臺責任,同時又在網站上標注侵權內容版權歸網站所有;濫用避風港原則,規避平臺審核義務;遇到投訴馬上刪圖;對舉報人進行反訴等。

中國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分析認為,圖片盜版猖獗的原因主要與圖片版權許可機制不暢通、許可方式不便捷等有關,“盜版圖片猖獗更多體現在互聯網環境下的使用,而這種使用模式,主要是圖片使用簡單、應用場景簡單”。

北京志霖律師事務所副主任趙占領則認為,一方面是侵權人或其員工的版權意識薄弱,不清楚需要依法獲得授權,或者侵權人內部管理不善;另一方面是即使知道未經授權使用他人圖片構成侵權,但因違法或侵權成本較低而存在僥幸心理,而權利人的維權成本卻較高,所獲賠償相對較低,導致維權積極性不高。

前述業內人士補充稱,正版圖片代理公司的維權成本日益增高,如果主張權利的圖片來自海外攝影師,則每份證明域外攝影師版權權屬的域外公證認證費用需花費人民幣約32000元。而目前,法院判決支持的每張圖片賠償金額為800元至2500元。

尚未形成統一標準

司法保護力度偏弱

盜版圖片盛行,導致的直接結果是削弱了攝影師的原創熱情。

郭明(化名)是北京一名攝影師,其拍攝的作品獲得過諸多贊譽。如今,他幾乎不怎么碰相機了,因為“辛辛苦苦創作的東西輕易就被別人拿去了,還不好維權”。

郭明的經歷并非個案,在圖片行業,還有不少和他有一樣經歷和擔憂的攝影師。

某圖片網站簽約攝影師初曉璐也遇到過類似經歷。初曉璐在北京各個地點通過延時攝影的方式拍攝大量照片后,通過選擇、剪輯、配音等后期制作,將其制作成視頻。2016年8月16日,初曉璐通過個人賬號在優酷視頻上傳了該視頻,視頻名稱為“北京[Time]——大美帝都延時攝影”。2018年9月,初曉璐發現包圖網將上述延時攝影作品發布在其平臺上,遂將其訴至法院。

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于2020年1月2日發布的《上海包圖網絡科技有限公司與初曉璐侵害作品署名權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上海知識產權法院最終以包圖網侵犯初曉璐版權視頻為由,判決賠償初曉璐10萬元,及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7400元,并在包圖網首頁顯著位置連續一周登載致歉聲明。

盜版圖片一方面讓攝影師權益受損,另一方面也損害了購買圖片者的利益。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發現,有多名用戶在網上吐槽,原以為向某網站繳納年費后可以放心使用圖片,被正版圖片權利人維權后才發現之前購買的是所謂“偽正版圖片”。在遭受正版維權后,偽正版網站以各種理由推卸責任,最后只能由用戶自己承擔侵權后果。

趙占領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如果圖片網站未經著作權人授權、擅自售賣他人的圖片,不僅損害了著作權人的合法權益,也破壞了圖片版權授權的市場秩序。

“舉證難、周期長、成本高、賠償低是權利人維權所遇到的最大問題,但能否得到解決主要看后續具體措施,比如對于維權周期長這一問題,因法院面臨人少案多的矛盾,案件審理周期普遍較長,怎么解決這些客觀困難需要有多種舉措,比如增加訴前調解的比重、效率。”趙占領說。

在北京宣言律師事務所律師杜秀軍看來,圖片版權侵權訴訟一般存在四大焦點問題,即是否構成作品、作品歸屬于誰、是否存在侵權、權利人損失確定。“關于這些問題,尤其是前兩個問題,由于其前沿性和復雜性,各地法院在司法實踐中尚未形成統一標準,造成如今圖片版權保護實踐中的混亂。即便相同的版權訴訟,在不同的地方法院有的被支持有的被駁回。”杜秀軍說。

優化協作綜合施策

有效遏制侵權現象

“圖片版權保護的現狀總體不太樂觀。”趙占領認為,對于圖片網站或者與其合作的著作權人而言,因為不斷通過法律途徑維權,相關圖片的版權保護狀況會稍微好一些。然而,原始著作權人是否能真正獲得維權收益可能還存在疑問,有些圖片網站利用信息不對稱,沒有將維權所得分配給著作權人,或者只分配了較少的維權所得。

值得欣慰的是,兩辦近期印發的《意見》再次將版權保護力度推向了一個新高度。

《意見》在“強化制度約束”“加強社會監督共治”“優化協作銜接機制”等方面提出一系列創新舉措。同時明確提出,力爭到2022年,侵權易發多發現象將得到有效遏制,權利人維權“舉證難、周期長、成本高、賠償低”的局面明顯改觀;到2025年,知識產權保護社會滿意度達到并保持較高水平,保護能力有效提升,保護體系更加完善。此外,還將加快專利法、商標法、著作權法等的修改完善,大幅提高侵權法定賠償額上限,加大損害賠償力度。

“要建立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制度,進一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確立知識產權‘嚴保護’的政策導向,健全‘大保護’的工作體系,打通‘快保護’的工作鏈條,構建‘同保護’的國際格局。”國家知識產權局有關負責人說,知識產權保護涉及多環節、多方面,《意見》著重綜合施策,意在用好知識產權保護政策“工具箱”,打好“組合拳”。

在李俊慧看來,圖片作品作為作品的一種,應當受到法律保護,但也必須看到圖片作品著作權人群體龐大,作品版權歸屬確認難,會影響到圖片作品許可使用模式的壯大。此外,圖片作品的價值缺乏合理評估機制,一旦未經授權使用,應給予多大額度的賠償并未統一。因此,可盡早建立統一的圖片版權數據庫,或引入著作權集體管理模式,區分圖片使用的場景不同,推動形成以免費許可合理使用為主,收費許可為輔的保護模式,可有助于提升圖片版權的保護水平。記者 文麗娟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美女任你摸-美女禁区-美女销魂